丁香小说

能让你老二硬起来的小说

私有收藏

妈妈之舞厅风流篇

分类:都市   浏览:2848℃   发布于:3个月前

夏日周末的一个傍晚,夜色还未降临,市郊的滨湖路上树荫浓浓,调皮的孩童们在花丛中追逐打闹、年轻的情侣们在浓荫下互述衷肠、悠闲的夫妇们在长椅上聊着家常。

这时一阵凉风徐徐吹来,随着风儿夜空飘过一股浓郁的香气,在高跟凉鞋哒哒哒哒敲击地面的乐声中妈妈闪亮登场了。

在路人的瞩目下妈妈抬起小手扬了一下,东边驶来的一辆的士停了下来,妈妈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请问你去哪儿?”

“长力饭店。”

一问一答之间车子已然起步,旋即汇入都市的车流之中,霓虹灯、广告牌交相辉映着闪烁,小帅哥、大美女摩肩接踵着袭来,可是车内的妈妈似乎有些烦躁,只是心不在焉的瞅着街景。

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妈妈的手机响了,她从包中取出那部白色的三星7102,翻开扉页食指在屏幕上轻轻一划,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喂、琳娜,今儿实在对不住啊!不能陪你啦!这会我和老婆在农家乐呢!”

妈妈的心头涌出几分醋意,嗓音这时即不嗲也不媚,像个在街上和人吵架的泼妇那样吼到:“你和你老婆在农家' 乐' 啊!没把你老婆乐上天吗?哼!今后少给我打电话!老娘不填空!”

说完妈妈气呼呼的合上手机,的士在一座饭店门前停下,长力饭店到了。付了车费,她下车走进大堂,傍若无人的扭摆着里在短裙内的大屁股进了电梯间,直奔顶楼。

这家饭店的顶层是家附设的舞厅,在城南颇有名气,之所以有名气,是因为这儿的“猎物”太多。妈妈是这家舞厅的常客,刚进门腰肢就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搂住,“罗姐,今晚怎么有雅兴来跳舞啊?”

还没顾上看清是谁妈妈就被人流拥到了舞池,她丰腴的身子条件反射般的跟随舞曲配合着对方款款摆动,乐曲声中、幻影灯下抱住妈妈起舞的是一个俊朗洒脱的青年男子。

“哈哈,是你啊!怎么不欢迎姐姐来吗?哎呦!讨厌哦!死弟弟,别搂这么紧啊!弄得老姐都喘不过气喽!”

“岂敢不欢迎啊!这儿的舞客都以和你跳过舞为荣呢!嘿嘿!罗姐最近怎么又胖了?是不缺乏运动啊!”

一曲舞终,这个男子没有像平时那样找个地方陪老妈坐下聊会,而是冲妈妈摆了下手,就径直往卡座走去,卡座那儿一个脸蛋和身材俱佳的美艳少妇正在娇笑盈盈的看着这个男子。

妈妈好像失宠的贵妃一般心里暗想;哼!对面那个小狐狸精不就比我年轻点吗?嘚瑟什么啊!

舞厅响起了最炫民族风的乐声,妈妈的脚尖踩着点、和着拍开始抖动,她非常喜欢在这首活力四射的舞曲声中跳快四步。

这时一个低个子的男人趋步走到妈妈面前,伸出手掌:“女士,请你跳个舞。”

妈妈懒懒得打量了他一眼,冷若冰霜的说了句:“我累了,不想跳。”

众目睽睽之下,搞得低个子男人多少有点尴尬,他自我解嘲般的耸了下肩膀,扭身离去。

这一幕都被独自坐在角落的一个男人看在眼里,从我妈一进舞厅,这个男人的眼睛就亮了,他抑制住心头的狂喜;我靠!这不是杨润昌的那个骚逼老婆吗?

没错、是她,这么多年没见,这个骚货还是那么肥美妖娆啊!算起来也该是五十好几的人啦!还穿的跟干露露似得,奶子在胸前颤悠的人心好痒啊。

角落的这个男人姓祁,和老爸同在部属的一个研究设计院工作,曾经和我家住在一个居民小区。一个小区住着常常见面,他见到我妈时总是点头致意,有时妈妈也和他寒暄几句。

妈妈妖娆漂亮的外表,性感柔腴的身材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有次单位发防暑降温物品,老爸正好出差北京没在,老祁自告奋勇帮着老爸代领了一堆茶叶、白糖、绿豆之类的东西,下班后来到我家,他在门外摁了半天门铃,我妈才在房内颤着嗓音问:“谁啊?”

“罗老师,我是祁翔甫,帮你家老杨领的茶叶。”

“哦!那你等下啊,这就来。”

过了几分钟后才妈妈打开房门,请他进来,一进客厅老祁眼睛一扫,发现一条黑色的镂空内裤和蕾丝奶罩胡乱扔在沙发上面,我妈则只穿了一件宽松式的低胸真丝睡袍,那头蓬松凌乱的秀发披在雪白圆润的肩上,老祁的眼睛都看直了;我操!这个骚娘们睡袍内该不会什么都没穿吧?

室内一股说不出的淫靡弥漫开来,那份淫靡应该来自性爱交欢,老祁心里突然明白了;妈的,看样子来的不是时候啊!这个赛贵妃肯定是趁着老公出差,在家偷男人呢!

放下那些杂七杂八的降温物品,妈妈简单和他客套了几句,老祁就告辞了。

这以后不久他家新买了套洋房,就搬离了我们小区。碍于和老爸是同事,又住在一个院,俩人没有机会过多接触,独木难成林,当年老祁只能对我妈望洋兴叹了。

一首《长相依》的慢三步舞曲把老祁的思绪拉回到了舞厅,这时妈妈已经被一个帅气的男人搂住腰身开始在舞池慢舞。穿着一袭紫罗兰色紧身短裙的我妈特别抢眼,丰乳和肥臀在梦幻般的光柱下摇曳着性感。这支舞将近跳完时,那个男人的手掌滑过她的丰臀顺势轻轻捏了一把。

“小坏蛋,这么大胆!敢吃老姐的豆腐啊!”

“嘿嘿!谁要罗姐的豆腐这么白这么嫩哩!”

妈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嘴巴还蛮会说啊!好了,好了,我得去洗手间啦,待会再陪你跳。”

妈妈刚才被那个男子在暗处一摸一抠,下面的阴水就渗出了许多,黏糊糊的流了一大片,连小丁字裤都被打湿了,所以要到洗手间去擦抹。

这家舞厅的洗手间设在顶楼的大露台上,刚走进洗手间,就看见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在盥洗台前紧紧地搂着热吻,那个男的边亲嘴边用手指抠弄那个女人的股沟,那个女人分开的光腿因为激动而发抖,嘴巴里还发出了小声的呻吟。

看到这么一幅场面,妈妈愈发春心荡漾,浴火在体内升腾开来,她急匆匆的用一片湿巾擦去淫水,起身往舞厅走去,突然面前闪出一个身影:“罗老师,你好啊!”

“哦!是老、老祁啊!你怎么在这儿,好多年没见了啊!”

老祁哈哈一笑:“是啊!有十年没见了吧?哈哈,你还是那么漂亮哟!”

“漂亮什么啊?我都成老太婆喽!你……你倒是变化不大喔!”

许是想起了自己正在和男人偷情时,老祁来家送茶叶,我妈那张白净的粉脸居然飞起了两朵红晕。

妈妈脸蛋上的变化自然逃不过老祁的眼睛,他不失时机的对老妈说:“我办的公司就在长力饭店六层,刚处理完一堆事物,上来消遣一会。你们家老杨最近忙什么啊?怎么没陪你来跳舞?”

“哟!不错啊!祁老板,有作为哦!他啊,还能忙什么,单位的事是轮不到他忙了,这会儿又忙着写字画画喽!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啊,他那么个没情趣的人还能陪我来跳舞啊!”

老祁暗中吞吞口水,说到:“我最近正在准备组织一次书法活动,那天有空请你们家老杨到我公司来指点指点。”

妈妈咯咯一笑:“他那两下子能给你指点什么啊?到时候我给你约几个书画界名人吧!”

“哈哈!好啊!那我这边先谢过罗老师喽!要不先上我办公室看看去,喝杯茶!”

“恭敬不如从命了,那就参观参观祁老板的办公室吧!”

两人乘坐电梯下到六层来到老祁的办公室,宽大的写字台、舒适的皮转椅、那幅鹏程万里的六尺整宣下面数尾游弋的锦鲤吸引住了妈妈,她俯下身子微微撅起肥臀,兴致勃勃的观看缸中的鱼儿。

老祁站到妈妈身后,轻声问到:“琳娜,想喝什么茶啊?”

妈妈转过身来,多半个雪白的乳房暴露在老祁的视线中,她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窘态,娇笑着说:“我想喝乌龙茶!听说法国女人最喜欢咱们中国的乌龙茶,可以吸脂瘦身,保持苗条身材哦!”

老祁调笑了句:“呵呵!难怪琳娜身材这么好呢!原来是乌龙茶的功效啊!”

隔着鸡翅木茶桌,我妈和老祁相对而坐,不大一会老祁就泡好了一壶乌龙,他做着手势请妈妈饮用,妈妈伸出白嫩嫩的小手端起茶杯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闻:“好香哟!”

“香吧!哈哈,以后没事就常来我这儿喝!”

“那怎么行呢!常来会打扰你的工作的。”

老祁一笑,说:“不打扰、不打扰,你来这儿还是帮助我工作呢!你一来我这陋室可是蓬荜生辉哦!”

“哈哈哈哈!老祁你可真会说笑,你这儿要是陋室我家就是草棚喽!”

边笑妈妈边把小腿在桌下往前挪动了些,随机又迅速的收回了那只美脚,原来她的脚丫踩到了老祁的脚面。

老祁的身子明显为之一颤,他双眼色色地盯着我妈说到:“草棚才更有野趣啊!是吗琳娜?”

妈妈忽闪了下沾着假睫毛的杏子眼,娇声嗔到:“天当被、地当床那是旧社会。”

听到这句话,老祁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突然他又像想起什么似得对妈妈说:“哦,对了琳娜,给你看看我在香港买的画册。”

说完他站起身子,推开了里间屋子的门,我妈的眼光随着转了进去,大床的一角映入眼帘,看来里屋是间休息的卧房。

“啊哟,我说老祁啊,你这儿还是别有洞天哦!没在金屋藏个小娇娘吗?”

“嘿嘿!那你进来搜一搜看有吗?来啊!”

这间卧房布置的非常华丽,墙面挂着几幅西洋肥妇的油画,一床粉色丝被揭起一半,给椭圆形的大床增添了几分慵懒。

“坐啊!”老祁殷勤的招呼着妈妈。

“老祁,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一个懂得生活情趣的男人啊!哦,做、做什么啊,哦哦,不急着坐,我搜搜你的小娇娘!”

说着妈妈作势要掀被子,老祁再也忍不住了,他冲了过去从后面抱住我妈:“亲爱的,你、、、你就是我的小娇娘啊。”

妈妈小声娇呼:“啊、不要、啊、祁哥,不要这样嘛!”

熟知女人心理的老祁明白我妈在假装正经,双手直接探到她的胸前,握住那对豪乳又是捏又是揉的,妈妈性欲本来就特别强烈,对性生活的需求一直都非常如饥似渴,那经得住被老祁这么逗弄,一时间浑身软绵绵的仿佛柔若无骨一般娇软。

老祁扳过妈妈的身子,张开大嘴在她漂亮的脸蛋上一阵狂吻,短短的硬胡渣、厚实的大嘴巴给了她一种有别于和她上过床的其他男人的异样感觉,妈妈性奋不已,她伸出双臂钩着老祁脖子,性感的红嘴巴含住老祁的舌头就是一阵湿吻。

捅破了这张纸,我妈没有了矜持,小手伸向老祁的两腿之间摸了一把,随即惊喜的叫到:“祁哥,你的鸡巴好大哟!哦、哦、快点,我想要哥哥的大鸡吧。”

老祁脱去T恤,淫笑着说:“好啊!骚宝贝,我的罗琳娜,告诉哥哥哪里想要大鸡吧啊?”

妈妈手指捻弄着老祁的乳头,一脸媚态的说:“坏哥哥,小妹妹想要大鸡吧嘛,快一点来哦,啊,老祁,往上拉,从上面脱我的裙子,对,就这样。”

脱下妈妈的短裙,帮她解开奶罩搭扣,老祁又抬腿脱掉自己的裤子,一身精壮肌肉的老祁这时只穿着一条小内裤站在床前,我妈蜷曲白皙的双腿,欠起半个屁股,一只手拉掉老祁的小内裤,那根大鸡吧直挺挺的竖在她的胸前,看到如此巨大的阳物,久经沙场的妈妈是又爱又怕,老祁一把把妈妈摁到床上,身体倒下去的同时他的手又扒下了我妈的那条小丁字裤,妈妈配合非常到位的抬起肥白的大腿,脚儿一抖一飞,下半身已是和老祁赤裸对接了。

老祁匍匐着身体趴在妈妈身上,那根特大号的肉棒一点点的侵袭进去,刚缓缓的动了几下,他身下的我妈就忍不住的大呼浪叫起来:“哎呀,哥哥,轻点肏,哦哦、嗯、舒服死啦,屄里面好涨啊,小屄屄都给你的大鸡吧撑大了,哦哦、疼死啦,老祁、啊啊、你好棒喔!”

“嘿嘿!舒服了吧,骚琳娜,啊啊、、、啊,哥哥就爱你这身大白肉,瞧瞧你的这对大奶子、又白又大,当年在哥哥面前晃悠过来晃悠过去的,就是吃不上哎呦,馋死哥哥了哦。哦、哦、你这样的老骚货一定没少给大鸡巴肏过,怕什么疼啊。怎么,宝贝你要在上面,好的。”

老祁躺在床上,大黑鸡吧一柱擎天,妈妈跨开双腿,膝盖跪着骑了上去,老祁的鸡巴实在是太大、太粗,把她操的是又疼又爽。这种体位妈妈可以自己掌控动作幅度和频率,更容易使她达到性的高潮。

老祁两手握住我妈的双乳、奋力挺动着屁股,俩人虽说是第一次做爱,可是妈妈和他配合的非常默契,不大一会就已经杀得难解难分了。

赤身露体的老祁雄壮威猛,一丝不挂的妈妈雪白肥胖,也多亏了这张意大利软床够大够宽,经得住妈妈和老祁的剧烈运动,两人不停的变化着姿势、体位,尽情的享受着性的乐趣。

老祁立在床下大鸡吧用力一挺插入妈妈的小穴,又开始了一轮疯狂的抽插。

“哦哦、大宝贝、罗大腚,你这一身肥肉又白又喧,爽死哥哥喽、啊、啊,你的小屄好肥哦,水水好多哦,告诉哥哥几天没挨操了啊?过去有被肏的这么舒服过吗?”

“喔、喔、祁哥哥、小妹妹要飞、飞上天啦、爱死你的大鸡吧了,啊、啊、以后天天要、要祁哥哥的大鸡吧、肏、肏妹子,爽死了。当然被肏的舒服过、可从来没有被操的这么舒服过。”

床上的妈妈俏丽的脸蛋绯红愈发娇艳迷人、全身心投入战斗使她流了一身香汗,老祁暂缓了抽动速度,把头埋在我妈双乳之间,含住一只鼓涨肥满的大咂儿狂吸。

妈妈粉脸一侧,小嘴哎哟一声:“祁哥哥,哦、哦、别咬我啊,啊、啊,吸吸、用劲吸我的奶子,哦、大鸡吧、别停下、一起动、动、动起来!”

说着妈妈就率先扭腰摆胯动了起来,老祁舒服的大叫了一声:“我靠!罗琳娜、我的小娇娘,你的逼逼、啊、啊、还会动啊、太舒服喽、哦哦、小肥逼夹大鸡吧。你真鸡巴会玩,啊、啊,你家老杨真有艳妇哦!娶了你这么一个床上尤物。”

“讨厌哦祁哥哥,不要提他、哦、哦、又顶到我花心上了,你真会玩女人,啊、啊、我一直都在高潮啊、你的大鸡吧一放进来,我就高潮了。哦哦、老祁,我跪着你从后面干,嘻嘻,妹子喜欢后入式嘛!”

得到我妈的褒奖老祁很是性奋,更令他性奋的是眼前这两扇磨盘一般的大屁股还在故意左右晃动扭摆着挑逗他,老祁口中一声低,丈八蛇矛一个铁杵入洞奋力挺进湿漉漉的仙女洞中。

妈妈像是不堪忍受似得啊了一声,大白屁股蛋上的喧肉随着她的这一声啊字扑簌扑簌的颤悠跳动,“老祁,大鸡吧老祁、啊啊、当年你怎么不找我呢?早知道你这么会肏女人,我就主动找你了,白白浪费了十年时间啊!啊啊、轻一点嘛,哥哥、大鸡吧哥哥,屄屄被你搞疼喽,哦哦、不要、不要、啊啊!”(看精彩成人小说上《丁香文学》:http://dxxs.cc)

老祁这家伙体力真好,是个速度和耐力一流的床上选手,他明白这时该用百米冲刺来把妈妈送上山巅,他一把攥住我妈的小手拉到她的背上,不管老妈的哀求和呻吟加大抽送的力度开始冲刺。

妈妈披散着头发、额头贴在床面,硕大的屁股和肥肉横溢的腰肢弯成了一道弧形,娇嫩光滑的白脚因为兴奋小小的脚趾都痉挛蜷屈,漂亮的玉足好似两个糯米香粽一般可爱甜美。

“骚宝贝,瞧你这大屁股扭的多欢实,舒服了吧!哈哈,当年你不给哥哥机会嘛!嘻嘻,啊啊,亲爱的,现在也不迟,以后还给哥哥肏不?好,小骚货,哥哥以后天天都肏你!”

“祁哥哥、大流氓,不要了,啊啊啊啊、疼死我啦,喔喔、爽、、、爽,饶了我吧,不要、不、不要了、饶了小妹妹、啊啊、快、使劲、我要死啦!”

在妈妈如泣如诉的叫床声音和肉感十足的肥美裸体的双重刺激下,老祁拼命的抽动了一百多下后喘着粗气射了出来。

射过精的老祁大鸡吧还未完全疲软,意犹未尽的他舍不得这就拔出,又开始缓慢的抽送。

我妈心里暗想;老祁这人还真不错,不像有的男人一射完就急匆匆的从我身上下来休息,他还蛮会照顾我性趣的哦!

做爱这种运动毕竟是个体力活,抱着一百五十多斤的妈妈疯狂的肏了一个多钟点,老祁感觉到了疲乏,他伸手到床头柜上准备取烟时,妈妈摁住了他,帮他取过一枝大中华点着后又很妖娆的往他脸上吐了一个烟圈:“亲爱的,累了吧!”

老祁搂住妈妈,叼住送到嘴边的大中华吸了一口:“和你这样的极品尤物做爱,乐此不疲,哈哈!”

说着老祁的手指又探索着摸到妈妈的阴户上,妈妈光溜溜的身子一抖:“哎哟!老祁急什么啊!你先歇会,抽棵烟,这才十点多,一晚上呢,待会陪你玩个够!好了,你先躺着,我去洗个澡!”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