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小说

能让你老二硬起来的小说

私有收藏

美女犬候群之帝国调律师前传

分类:都市   浏览:1841℃   发布于:4个月前

屋外下着滂沱大雨,屋内却一片的死寂,构成两个彷似不一样的世界一名身穿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轻轻摇动着酒杯中琥珀色的烈酒,坐在橙黄火炉旁的摇摇椅上。两道直长的剑眉深锁着,深遂但明亮的瞳仁凝定在酒杯之中。

他摇头三次,长叹一声,放下手中的杯子长身而起。他徐徐来到大门口处,可是却没有伸手触及门柄,只保持这个动作好一会儿。沉思良久,猛下决心,最终也打开了大门。

一名全身湿透的女子静静木立于门外的石阶之前,她的身影何其优美,但又何其孤寂,只任凭无情的风雨洒落在她柔弱的娇躯上。发现大门终于打开,她原本可怜兮兮的样子顿化成乍惊乍喜的表情。

虽然她一头金发已湿得凌乱,面上的化妆早已洗清,可是这却反更显露出她最真实的本来面目。一张揉合尊贵、慈祥、纯真和圣洁的面孔,这是走遍全世界亦难以多找一张的绝世之颜。她此刻惊喜交加的表情,落泊凄酸的姿态,更形成令人一见倾心的气质。

女子突然发声喊,歇斯底里地往男子扑过去,埋首在他的胸襟中啜泣。男子也似是失去了自制,用力地紧紧抱着她,更用心地紧紧抱着她。

“想清楚了吗?你会失去很多的。”

“希亚利已想清楚了,尊贵的主人。”

希亚利;这个名字在这片大陆上或许没有多少人会认识,可在遥远的国度,一处名为陆尔的古老国家,却是脍炙人口。

陆尔是一个神秘、和平而又美丽的国家,在现今各国都发展科技,践踏自然之际,她并没有随波遂流,依旧保持着原始的明媚风光。当地约只一千八百万人口,人民的生计皆以出口农作物、牲畜和丝织品为主,虽然不算什么富有强国,也没有出色的物质享受,但却有山歌童谣、妙舞清酒等等,人民仍乐得安逸舒适的生活。

由于陆尔是个四处充满欢笑的国家,故此被视为一个和平的中立国,即使各国有觊觎之心,可是谁也不敢公然挑起战乱。就在这种特殊的环境底下,终孕育出这颗不凡的宝珠,一处神奇的福地。

其实她最大的特色并非自然风景,也非平静的生活,而是人口的分布比例。

陆尔是一个承传古老母系社会的国家,不但由女性掌握政权,男性与女性的比例更达至一比三,这是一个异常的比例数值。然而最神奇的是,该处的女性普遍都有着纯真的美貌,可说是一个美女处处的天堂。

希亚利就是陆尔的女皇。

在云云众多位皇室公主当中,希亚利是最冰雪聪明的一位,年仅十二岁的她就已学通皇室的礼仪和政治课程。为了不妨碍这位罕见皇材的成长,她的母后打破了陆尔数百年来的惯例,把她送到国外学习更多更新的事物。

希亚利于国外的学习期间,邂逅了一位改变她一生命运的男子,他的名字叫莱斯。莱斯是位贵族,同时更是一位热衷于调教之道的调教师,他拥有足以配衬希亚利的英俊,而且博学多闻,气度举止也散发出贵族的味道。

异地邂逅,两人爱得轰烈,也爱得火热,在莱斯爱与鞭的调教之下,希亚利逐渐成为最忠心驯服的牝犬奴隶。可惜好景不长,当希亚利十七岁时,她的母后急病逝世,她满怀不舍的心情返回陆尔继承皇位。

掌政十年,在她英明的领导之下,陆尔的国力不住茁壮,人民生活的水准井然有序地提升。她的外交策略亦非常成功,与各个强国建立起密不能分的经济关系,解除了陆尔潜伏多年的暗涌。老百姓都感激她的丰功伟绩,更为她起了一个尊号:“太阳皇”。

依据皇家的规定,太阳皇希亚利与一位内侍的男性贵族结合,诞下了一位女孩,取名爱丽斯。

然而这位万民歌颂的女皇,她的芳心十年来仍紧系着另一个人:莱斯。当国家的政情趋于成熟稳定后,她无法压下对莱斯的思念,把工作暂托给宰相黛亚后偷偷潜离陆尔。

在温暖的室内,希亚利早已脱下湿透的衣服,光的她展露出了一个奇迹。今年二十七岁的她,虽然曾经生育过一次,可是她的身段竟仍保持得出奇良好。莱斯不由为这具祼体而感叹,比起十年前幼嫩的少女身体,现在的希亚利更吸引人,更能发挥出女性身躯的魅力。

她的上围明显大了一个码,但完全没有松弛的迹象,反比从前更为诱人,两点乳头虽然深色化,但也只由少女时代的淡淡粉红,变成现在玫瑰一般的嫣红。

吊钟形的一对丰满乳房,配上两颗艳红美丽的乳首,实在是百看不厌的极品。

生育过的痕迹只留在腹部,变成美妙纤巧的小蛮腰,与及两团白玉般的大股肉。阴部的毛发非常古怪,金色柔软的耻毛经过悉心修剪后,裁成了一个金色的英文字母“r”,亦是莱斯名字的首个字母。

这位金发雪肌的碧眼美女,怎么看都只像廿岁左右,绝色的容颜配合一流的乳房,简直是一具无法挑剔的完美艺术品。

希亚利两手垂在一旁,忐忑不安地挺立,美妙的女体仍带一点点颤抖。莱斯知道她为了与自己重逢,定必下了很大苦功于健美之上,务求保持着最优美的身段体态。他不由叹口气,上前把她抱紧起来。

“希亚利,你仍是这么美丽呢。”

“多谢主人。”

十年的岁月,希亚利终也得到解放,能与最爱的男人一起,她已觉得死而无憾,一滴喜悦的泪水更从眼角流至腮边。

“希亚利,你真决定留在我身边吗?你要放弃的是皇位、百姓、亲人和无尽的富贵荣华呢。”

“这些都不重要了,希亚利愿意放弃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尊严,只希望能成为主人的宠物,能够永远留在主人的身边。”

十年的岁月,莱斯也一直在等待。认识希亚利以前,他曾是一名浪荡不羁的男人,身边从不缺乏女性,可是当他们邂逅后,他改变了。希亚利回国后十年,他也一直寄情工作,过了适婚之龄也没有结婚,或者可以说,他根本无法结婚。

他怀里的女子,陆尔史上最杰出的女皇,太阳皇希亚利,她实在太出色,太令他无法忘怀。

莱斯深吻了希亚利后,拖着她的手来到一张大桌之前,希亚利聪明机敏,她已明白这是什么一回事。桌上放了一张已然变黄的合约,明显是放了好一段日子的,这是一张类似奴隶卖身契的合约,但合约的条款更为苛严。

“希亚利,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若你动笔签下了合约,你将会失去女皇的身份,甚至失去人类的一切权利,变成属于我莱斯爵士的私人宠物,一只被饲养的家畜。明白吗?”

久未听到这些屈辱的言语,希亚利的芳心立时悸动。身份尊贵无比的她,最敏感的就是言语羞辱,越是被剥夺人格,她就越是感到兴奋。这份甜美奥妙的快感,已阔别了足足十年,下阴竟不知羞耻地发热。

希亚利坚定地拿起天鹅毛笔,碧蓝的美眸凝望桌上的合约,合约是采用卖身契约的形式,纸上清楚说明签约者自愿不收分毫地卖身与莱斯,并从此失去所有的人权和身份,永远属于莱斯的宠物。

合约的时限是一百年,即是她一辈子也属于合约的主人。而且莱斯更拥有权利把她出租、外借甚至于贩卖给任何人或团体。虽然她晓得莱斯不会真的把她借出去,可是仍忍不住心跳面红,这份感觉太刺激了。

她的手轻微地颤抖,可是并非因害怕而颤抖,而是因为兴奋而颤抖。只要签下合约,她又再可以像年少时一样,终日床第缠绵着,在家中和主人脚边爬来爬去,也可以赤条条地在树旁小便……

大笔一挥,传颂陆尔的太阳皇消失掉了,只剩下一头美丽性感的牝犬。

莱斯亦感到安心下来,他一生的至爱终于回到他身边,而且将会永远地属于他。他忍不住轻轻上前抱起她的小腰,揉搓她弹手的乳房。

“莉莉,伏下来。”

希亚利躯体颤抖,久远的回忆随着情欲倒卷入脑海。

莉莉是希亚利十年前接受调教的犬名,也是莱斯五岁时饲养的一匹雪猎犬,只有他最心爱的美人犬才能配得上这个名字。听到莉莉两字,希亚利蜇伏心底的欲望终也爆发,毫不犹豫就跪在地毯上,翘起了屁股,等待着主人的宠幸。

现在已经没有了希亚利这个人,只有深爱莱斯主人,莱斯亦疼惜的小母狗莉莉。

莱斯脱下裤头,他的弟弟早已急不及待地竖起来,发红的大屌顶在小母狗莉莉潮湿的女阴处不住磨擦,她的手指用力抓紧地毯,就像要撕下一片来似的。

莱斯从后用力一顶,这对十年没接合的阴部和巨物再次交接起来,爱与欲同时在他们身心里流动。

“母狗……莉莉……舒服吗……”

“主人……莉莉……好爽……主人!!”

生过孩子的下体理应不及少女时代紧窄,可是莉莉的女阴却违反了这项自然定律。为了让主人享用最好的女体,以往的希亚利使用了收缩女阴的药物。这些药物其实只是普通的东西,任何女人都可得到,可是放在阴道内却会产生出激烈的煎熬,这就不是普通女人可以办到,可见希亚利过人的坚忍和毅力。

彷如处女般的阴穴,紧紧扣着莱斯的巨物,他甚至感到莉莉比十年前更加紧窄,可是她的出水量却又更胜从前,爱液源源不绝地涌出,勉强让巨物在这狭小的缝隙中活动,真是一副无语伦比的上品肉穴。

“莉莉……小狗狗……啊……想不到……还这么窄……”

“主人……啊……请好好使……唔……用小狗……的肉穴……”

“射了……小狗……来……”

“是的……主人……噢!”

插入莉莉的莱斯就像是导航者一样,就连莉莉的性反应也能支配,当他发射的时候,莉莉也同时到达高潮,男精女精同时交击,两人交合之后再次高潮。

“主人~~主人~~~~~”

交合完毕,莱斯抱着这头心爱的女犬躺在地上休息,母狗莉莉则倚偎在他的怀里享受高潮的余韵,香躯微颤,嘴边仍不断地低唤着主人。

距离陆尔十万八千里远的一个小国中,在一个庞大青葱的花园上,莱斯带着他心爱的宠物悠闲地散步。此处是莱斯的私人别墅外的庭园,地上绿草如茵,天空一片蔚蓝,光滑的大理石园亭,暗红的砖块喷水池,美丽得恍如传说中的伊甸园,可是这些都远不及他脚边的宠物来得吸引。

曾是一国之皇,外表芳华绝代,内里经天纬地的伟大太阳皇希亚利,她尊贵的身躯竟是祼体,脖子上系着一个金色嵌有蓝宝石的犬环,衬托着她金色的秀发,及亮丽的碧蓝瞳孔,颜色配合得天衣无缝。一条长一尺三寸的金色尾巴,从那两片圆浑的屁股肉中突出,先向上方微微弯起,而后一个曲坠向下方悬垂。

这条尾巴是特别订制的,以真人毛发浸制,长度色泽皆与莉莉的长发体毛如出一辙。前端连着一支珍珠棒子,正深埋于她的直肠之内。在接近身体的位置更以粉红带子缚着两个白金的小铃铛,每当莉莉爬行时都会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

莉莉那把长长的金色秀发束成了两条一左一右的双马尾,总长度同为一尺三寸,弯曲的弧度与尾巴首尾呼应。当然更少不得的,是束起秀发的也是四个白金的小铃子。头上两条马尾,与下体的一条尾巴,合成完美的配搭,也随着爬行的动作微微地摆动着。

除了白金铃外,她的前肢和后肢也绕上了粉红色的彩带,彩带上还细心地打了漂亮可爱的蝴蝶结。她的犬环之上,也结上相同的蝴蝶结,使莉莉变成打扮可爱的小狗狗。

她娇小的檀嘴内被塞进一个红色打洞的口塞,一条黑色的带子束缚在她的后颈对上的位置。从她的嘴边,透明细长的唾液垂流而下,无法说话的她只能忍着狼狈,但也更添娇弱可怜的味道。

为了不让她受到丝毫伤害,莱斯特别为她的手掌、脚掌和膝盖套上了银色的包里物,这层包里物虽然单薄,但非常强韧而且吸震力强,彻底保护着这具男人梦寐以求的完美祼体。

莱斯牵着扣上莉莉犬环的金色钢链,闲情逸致地游逛花园,而他最心爱的女人,最疼惜的牝犬奴隶也下身裸地跟在他身边。世上没有什么比现在更感满足,这是莱斯的由衷心声。

当年,莱斯侧闻希亚利与其它男子生下女儿时,他痛苦得死去活来,更曾想过了此残生。虽然他明白此乃陆尔的皇家法律,但他始终介意非常。可是现在他已经彻底拥有了希亚利,她已是自己的一头家畜,一只不折不扣的母狗,随时可供他发泄任何淫欲。正如希亚利所说,以前的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莉莉,你爬得越来越似条真狗了呢,看来你当狗的才干更胜当国皇呢,嘿嘿……”

莱斯说毕,还不忘调戏般拍打莉莉圆润的股肉。

“呜……”

莉莉的膝盖离开了地面,只以手掌和脚趾来保持平衡,为了让动作保持水平前进,她必须小心调整两条亮丽的长腿,下体夸张地抬高,也使得下体的尾巴更为上翘。她每一步爬行都很是优雅,连带她身躯上的白金铃也发出节奏感分明的铃声,“叮当”然后提腿,提腿然后“叮当”,就像是表演舞步一样赏心悦目。

她的学习能力连莱斯也要自愧不如,十年前她已接受过牝犬训练,回到主人身边后一个月,她也重新掌握了牝犬的动作要诀。这并非单纯的普通爬行动作,她四肢已做到完美无瑕的配合运动,即使在她的头顶放上一杯水,她也可以如常平稳地爬行。

除了是爬行外,甚至连犬只奔跑的高难度动作、或者是转身以及跳跃,又或者是骚痒和甩头等细微的小动静,她全都学得唯妙唯肖。单看动作的话,根本跟真正犬只无任何分别。

“乖莉莉,来,小便给主人欣赏。”莱斯嘴角带笑,轻拍莉莉的头顶,她的面上竟意外地染红。莉莉仰起了头望向莱斯,她娇美的脸蛋犹如苹果般嫣红,宝蓝色眸子闪动着羞含的泪光,连见惯美女的莱斯亦看得怦然心动,她实在美丽得太过份了。

好的奴隶也要配合好的主人。

莉莉固然是世间难求的犬奴之才,但没有遇上莱斯这位有技术的调教师,也没法完全发挥出她惊人的魅力。只用皮鞭、痛楚教导出来的奴隶,就只懂得追逐欲望,畏惧惩罚,她们没有智力也不懂情趣。可是用鞭子和感情教育出的奴隶,却会忠心地迷恋主人,更会懂得情趣,也会因害羞而更形可爱。

就像现在的莉莉一样,虽然已是一头十足的人形狗,虽然已小便过不下千百次,可是在主人眼前干这等丑事,她仍会忍不住心跳和害羞,仍会忍不住产生羞辱的情欲。

莱斯半带玩笑地踢在她的大屁股上,原本光滑无痕的股肉多出一个肮脏的鞋印。她眉头皱成八字,可怜兮兮地爬到一棵大树旁,把一条迷人的长腿翘起成水平,开始用力催逼尿意。莱斯来到她的身旁,欣赏着这位受人爱戴的女皇学着小狗放尿的姿势,尿还未出,可是她的下体已成泽国,黏黏的爱液早已泛滥。

“过些时间,我会邀请陆尔的小孩子前来,让他们研究小狗莉莉的排泄,嘿嘿嘿……顺便让他们学习他们女皇的生理结构吧……嘿嘿嘿……”

赏罚分明、言出必行是作主人的铁则,莉莉知道莱斯一定会实践这场床戏,可是当她想到被一群天真无邪的小孩玩弄时,她竟情不自尽发出情动的呻吟。

美白的身体轻轻震颤,一条金色的水柱喷洒在树干之上。莉莉乃久经训练的女犬,从尿道口喷出的尿液非常稳定地射在树身上,更没有任何水花溅到她的身上。

“停!”

莱斯突然下命令叫停,莉莉再次呻吟一声,竭力收起尿意,下体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尿颤。尿液停下后,她才轻轻地晃动身体,抖一抖腿子,爬回莱斯的身边。

莱斯不用说什么,只用手指指向三棵数百步远的大树,口里叫一声“去”,聪敏的莉莉已知主人心意,以犬奔的姿势敏捷地离开。莱斯没有理会莉莉,独个儿走入园亭之内,看着逐渐跑远的心爱宠物,不尽泛起了自豪的笑容。

莉莉虽不算跑得很快,但她的奔走姿式倒是学得似模似样,她跑到主人所指的三棵大树之一,再次抬起腿子,向它洒下美丽的黄金之液。她逐棵大树喷尿,就像犬只用尿臭来划地盘一样,直至三棵大树也沾了她的尿水才完成任务,跑回园亭找莱斯。

完成任务后,莉莉回到莱斯的脚边坐下来,他笑着解下她的口塞,还亲手为她抺去嘴角的口水。莉莉欣喜地爬入莱斯怀中,尽情享受他的拥抱和轻抚。

“主人,莉莉乖吗?”她的脸不断在莱斯的胸前磨蹭。

“乖?我有准莉莉说话吗?”

“嗯……主人……汪汪!”

莱斯不尽莞尔,两手一摊,莉莉已扑倒在他身上,学小狗般用舌头舔主人的面颊,当然更少不得跟心爱主人来一个湿吻。

休息了好一会儿,莱斯拿出了玩具软骨,开始拾物训练。他把骨头拋到老远的草坡上,莉莉随即跑去咬起骨头叼回来。堂堂一国之皇,家传户晓的太阳女皇希亚利,居然在这个空旷的草地上,在太阳的照射下,赤身露体地被一个男人当狗来作弄,若被那些疯狂爱戴她的陆尔百姓看到,真不知会有何后果。

这具婀娜多姿的成熟女体,不断地在草坡上来回奔跑,摆动的双马尾和犬尾巴,抖颤的丰满乳房,还有响个不停的清脆铃声,着实演出了一幕香艳色情的母狗表演。

心眼坏的莱斯还把骨头拋入水池中,害可怜的莉莉爬入水里探头咬起骨头。

除了拾物练习外,莱斯还不断训练莉莉的犬艺,让她咬着骨头玩具,在草地上做出各式各样羞辱的姿势和动作,什么起立、装死、转圈与及随地打滚等,使得莉莉的娇躯香汗淋漓,也黏满了一身的泥泞和杂草,然而她肉穴中的爱液也流至脚踝。

一直练习至太阳下山,莉莉的下体早已兴奋异常,胀红得恰如两片小火腿一样。

“莉莉,到大门处看看有没有信件,然后回来大屋休息。”

莉莉心中一震,要她这副德性爬出大门口看邮箱,她实在是……,可是她的身体偏偏不争气,爱液流得比刚才还要多,没法子了,谁叫她只是一头畜生,而且是一头发情的畜生。

但一想到回家之后,能跟莱斯一起洗澡然后做爱,对她来说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正当她想要爬走之际,莱斯突然拉着她,二话不说就把那枝玩具骨头插入她早已兴奋的性器之内,还戏谑地抽插了几下,惹得她的爱液不断飞溅出来。

“啊……主人……这个……噢……”

“小笨狗,如果骨头掉下来,你今晚就要睡铁笼。”莱斯笑说着,手指还轻蔑地弹了一下早已冒出皮包的阴核上,她的香躯剧震,几乎就此高潮。

莉莉回过神后,竟可爱的嘟起了小嘴巴,突然向莱斯作了一个使他惊艳的鬼脸,尽显她平时俏皮的一面。其实她并不害怕睡铁笼,可是不受罚的话就可以跟主人同睡一床,她汪的一声小心地夹着骨头,慢慢爬向大门口。莱斯却暗自摇头苦笑,这头犬奴的才智魅力非同小可,害得他每晚也舍不得地要抱她做爱睡觉。

在睡房内,莱斯一边看书一边等待着。

繁琐的工作并非要拋下就能拋下,关系千万名百姓的生活,泽心仁厚的太阳皇岂能不闻不问。虽然她身在异乡,可是陆尔的政治其实仍掌握在她的手上。爱丽斯仍然年幼,黛亚只能作为补助的角色,故此由她暗地里主持大局。

幸好莱斯能够谅解她,允许她在闲暇时摇控管治陆尔。

房门传来异响,在书房中完成工作的女皇,再以女犬的身份爬回地上,静静用脸珠压开门子。

“汪!”莉莉伸出舌头,从门缝中探头而出,装成一副傻相,偷看床上的莱斯。

莱斯忍俊不尽,向她招招手,莉莉以犬奔姿态跑到床边,敏捷地跃到床上,还装模作样地用鼻子来嗅主人脚底的气味。

“莉莉乖,来服侍主人。”莱斯放下书本,用脚趾轻轻逗弄莉莉的下巴。

“是的,主人。”

莱斯躺在舒适的大床上,享受小母犬莉莉的侍奉。刚才与主人洗完白白后,除了牝犬象征的狗环外,她身上的器具也全被解下来,白嫩润滑的身体上还留有香皂的幽香。她跪伏在莱斯的两腿之间,以舌头和嘴唇开始细心在他的两腿间工作,谨慎地舔着主人的阴囊和阳具,继而一直向下舔,甚至连脚趾也要清理。

“小母狗,主人的脚趾好味道吗?”

“吮……好……好味道……主人……汪汪……”

“嘿嘿……莉莉真是贪吃的小狗,别忘了脚趾隙也要吃干净。”

“嗯……是的……主人……汪……”

莉莉就似吃着美味的糕点一样,有滋有味地舔莱斯的每个趾头,更用心地吸舔趾间的每道隙缝。对一般女性来说这是奇耻大辱,可是这位少女国皇却甘之如饴,面上流露着陶醉和幸福的表情。当十根脚趾连趾隙也彻底清洁干净后,她才慢慢吻上去主人的大阳具。

莱斯一边享受这倾城美女的口舌服务,一边看着一封精美的邀请信件。莉莉把阳根小心地套进口内,逐少逐少地向喉咙深处推进去。她的嘴里不断发出呻吟的声音,可是她却没有使用双手,作为宠物犬,任何时候亦严禁使用双手的。(看精彩成人小说上《丁香小说》:http://dxxs.cc)

她的螓首开始了摆动,喉咙的温暖和舒适让莱斯感到非常兴奋。莱斯的眉头轻皱,表情甚为懊恼。在女犬训练中,运用口舌也是其中一环,所以他对莉莉的口技可说非常放心,让他懊恼的只是手中的邀请函。

这封书函是由调教师组织所发出的,希望能邀请莱斯出席今年的周年大会。

他年轻时已成为了正式的调教师,也参与过这个周年大会,可是自从希亚利回国登基之后,他已有十年没有调教女人,当然更没有再参加大会。

现在他跟希亚利重逢,原本平息了的嗜虐之火也重新燃起,他实在很想带着胯下那头爱犬出席,甚至想让她参加公开的牝犬比赛。不为下等人民所知,其实调教师的身份级数,会直接影响他的社会地位,尤其以莉莉的超班质素,他深信一定可以轰动整个调教界。

可是莉莉始终怕见外人,更不排除会否遇上陆尔的官员或商人。虽然这组织由各国权贵所组成,有着惊人的政治和经济力量,足够保证会员及其奴隶的私隐安全,但他并不希望太过为难她。

一阵酸麻的感觉涌起,莱斯知道快要发射了,他把脚趾公插进了莉莉的女阴之内,还不断地摆动趾公,搞动她的壁肉,使她胀满的嘴里发出性感的轻吟。而他的手则轻轻捏在她的脸珠子上,示意要来一发精彩的性爱。

高潮的一剎,莉莉醒目地吐出了阳具,把马眼对正面孔,白色的浓浆不停喷洒在她艳丽的面容上。完事以后莉莉还不忘为主人用嘴吸出残留马眼内的精液,作为一头忠心耿耿的母狗,她做爱的态度实非普通妓女可以相比。

休息过后,莱斯望一眼邀请信,再望向莉莉,可是他还未开口说话,就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莉莉在他的两腿之间突然做出起立的姿势,张开两腿蹲着,屈起两手,还伸出了舌头,一脸童真地向他汪汪地吠了几声。

不愧是陆尔的太阳皇希亚利,心思细密至简直难以形容,她表达的意思亦相当清楚,她只是主人的一条母狗,一切都任凭主人来决定。

莱斯再也忍不住,伸手到莉莉两腿之间的要害处,剥开她的阴唇,拉出了她的阴蒂,指尖夹着捏了几把,赏赐了一个小高潮给她。莉莉保持着猥亵的姿势,抓起手指,尽情打开两腿地蹲着泄身,当她像泄了气的汽球般倒下时,莱斯也不嫌莉莉面上仍然污秽,把她按倒床上开始疼爱起来。


本文标签: 美女   律师   前传